露余

Hakuna Matata.

秋意浓【终】

为他准备合身的衣服,吃他爱吃的馄饨,听他教的鸟说话,用他送的笔写字,走他们一同走过的路,在没有他的世界里生活。

过气饼:

15.




江澄发现魏无羡最近老是魂不守舍,吓唬他说有狗也是好半天才有反应。江澄问他:“你是不是看上哪家姑娘了?”魏无羡偏过头说:“你看上谁家姑娘了?”“我说你,不是说我自己。”江澄坐在他旁边。魏无羡摇摇头:“哪儿来的什么姑娘,没有。”这就让江澄更摸不着头脑了。




自打那天蓝忘机在学校教室里偷亲过魏无羡之后两个人好些天没见过面,那个人连电话也没打过来。魏无羡想到蓝忘机,就想起白瓷碗里头的馄饨,舀一勺尝尝,皮儿薄馅儿软,吞下去心口子又烫又烧。江澄问他是不是看上了谁家的姑娘,可惜他看上的还偏不是个姑娘。




“你又发什么呆?”江澄把报纸折了折然后往他头上一敲。魏无羡抬手挡住了,看了江澄一眼说:“最近有什么任务没?”




最近确实没什么任务,一向贪玩的魏无羡居然问起工作来,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




江澄把文件交给上级以后还没下发文件说处理的事情。大概也闲不了多久了。想到这里,魏无羡问江澄上次从大帅那里偷来的假文件放在哪里了,江澄说在魏无羡的书架上,他起身上楼,想去看看那份琴谱。




琴谱还装在牛皮纸袋里,抽出来看了看,上次只知道是手写的,现在来看,大概是出自蓝忘机之笔。蓝忘机的钢笔字写得很漂亮,以前在家里批阅文件写英文小诗的时候魏无羡总是蹲在茶杯旁边看。不过那天晚上他把蓝忘机的钢笔扔出去好像摔坏了。




江澄叫他快下楼,魏无羡把文件塞回去然后匆匆下楼接电话,还以为是蓝忘机,结果是上头让他去完成一项秘密任务。真是说不得,一说任务就来任务。可是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的,没有人能放松一刻,随时都是紧张的。




魏无羡要坐凌晨的火车走,他挂了电话没有急着去收拾行李,而是想去找蓝忘机。江澄问他干什么,魏无羡笑了一下说去跟心上人道别,江澄以为他在说笑,见他边跑边理了理头发和衣服到院子里骑自行车去了。






蓝忘机在听戏,最近来了个名角儿,大帅特意邀请他来坐坐。这年头有钱人就爱捧角儿,蓝忘机虽然喜欢看戏,对这些“时髦”的事情却不怎么感兴趣。这个唱戏的虽然在外头名声大,可惜嗓子已经有些坏了。




魏无羡把自行车停在茶楼门口,进去以后看到二楼拉了张帘子,猜到蓝忘机一定坐在后头,上去了却被拦住了。他说:“我找你们总长。”对方还是不放下手。蓝忘机听见外面的动静,问是谁。魏无羡有意调戏他,大声说:“你们蓝家的宝贝来了。”




蓝忘机让他进去,还叫人加了张椅子,魏无羡伸手去拿蓝忘机面前未动过的那盘点心吃。




“你来干什么?”蓝忘机问。魏无羡偏着头说:“来看戏呀。”




魏无羡不爱看戏,蓝忘机知道。




“是吗?”蓝忘机说。魏无羡心想,你这人怎么老是这样闷,上次都敢偷袭我,现在还扮什么大姑娘娇羞状不敢看我的脸。魏无羡说:“我来找你的。”




“找我做什么?”蓝忘机又问。“我明天要去完成一项任务了,可能要过一阵子才回来,我特意来跟你道个别。”魏无羡说。




“什么任务?”蓝忘机问,问完才发觉这话说得不合适,人家调查处的任务,跟陆军又没有什么关系。“秘密任务。”魏无羡说。蓝忘机点点头,叫他注意安全。别的什么,蓝忘机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戏唱完了,大家都在鼓掌。魏无羡说:“其实我也会哼哼两句,比他唱的好听。”这人倒是不谦虚,蓝忘机想。




“你知道么,现在唱戏的角儿,唱完了以后要冲下面的人抛媚眼。”魏无羡说。戏子要讨好金主,唱完了以后会冲他们笑,抛媚眼的也有,蓝忘机自己虽然不干这些事,却知道一二。




魏无羡一边用手指敲桌面打节奏,一边小声哼唱了一句。唱完以后对蓝忘机一笑,蓝忘机盯着他的眼睛,心想他会不会对自己抛媚眼。




魏无羡说:“蓝湛,这次我回来,请你看马戏好不好?”




“好。”蓝忘机说。






魏无羡一走就没了消息,蓝忘机在家里给如意剥瓜子的时候这只鹦鹉忽然说了“恭喜发财”几个字,他一下就猜到肯定是魏无羡,如意的声音虽然和魏无羡有差别,但是语气还是学得不错,蓝忘机听得听高兴。




有人急忙从楼下上来,连书房的门都没敲。蓝忘机问他出了什么事情。那人说是调查处出了事。




“调查处怎么了?”蓝忘机问。“调查处交了一份文件上去,结果根本没有交到上级手里半路就被人给拦截下来了。调查处分队队长魏无羡被叫去完成任务,其实是去送死。”




蓝忘机有些站不住,后退撑住了书桌。




“江处长在楼下。”




“叫他上来!”蓝忘机说。




江澄走上来,表情凝重,从外套兜里摸出一只钢笔来:“魏无羡在学校的时候得的奖,外国货,他自己一直舍不得用,说以后拿来给媳妇儿写情书。他走之前翻出来,说上次把你钢笔摔坏了,赔给你。”




蓝忘机缓缓抬起手,指尖发抖,他不敢去问江澄魏无羡到底怎么了,他根本不敢去证实。




魏无羡说,“蓝湛,这次我回来,请你看马戏好不好?”




可是蓝湛,魏无羡不在了……




他拧开钢笔,笔杆里夹着一张纸条,贴着墨囊,蓝忘机把纸条揭开,上面只有八个字。




“你特别好,我喜欢你。”












(第一部完)

社会

Ⅰ 里根政府面对滞胀的措施及结果。

天桥的影子

旳---:

《Parachute》三个潜水员的故事,这个项目也完啦
戳开6p